苏子青请清情晴

苏子青/五青
是个周吹,伞吹,金吹,安吹。
肾和胃和肝都不太好。
老干部作风,热爱养生。

(不定期诈尸)

魔道/全职/文豪/月歌/营养师/刀剑/19天/基泳部/凹凸/农药/梦间集……
杂食动物。
随缘产粮。
谢谢你能看到我。

顺带一提理想是睡到夜斗。
(虽然不可能实现就是了。)
再顺带一提本命cp是伞修。
(虽然粮全都是刀就是了。)
总而言之请跟我聊聊天吧。
(虽然反射弧很长就是了。)

啊对了,人生目标是一夜暴富。

【这么长的自我介绍谁会看啊笨蛋】
【没办法啊我就是话唠嘛】

【王叶】大眼儿你怎么还没找到媳妇呀?

◎一发完。
◎ooc。
◎别别扭扭的两个人谈恋爱的无脑小故事。

——正文——

微草有一个好爸爸。(X

那就是王杰希。

但是他们的好爸爸至今仍是单身汉。且经常被联盟那一对对儿秀一脸。还经常看见粉丝写得他们的同人文。cp名儿叫什么喻黄啦,周江啦,韩张啦……

一群基佬。这破联盟吃枣药丸。最气人的是对面蓝雨的黄少天还经常嘲讽他: 大眼儿你怎么还没找到媳妇呀?要不要我给你推荐个啊,不过你这一把年纪了,想找也不容易,照我看……【以下省略两百字】

呵。

你们这和尚庙都是内部消化啊。王杰希这好爸爸人设不能倒啊,总不能找自家孩子吧。

那不成《鬼父》了么。

加上家里的催婚,连“你找个男孩子都行,总不能一个人过一辈子吧”这种话都说出来了。以致王杰希十分烦恼:自己真有这么老了?

愁的他两只眼睛都快一样大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兴欣有一个老流氓(划掉)老前辈。

那就是叶修。

其实他也不算老,只是照职业选手来说年纪比较大了。

但他也十分热衷于倚老卖老。哦不,我是说照顾后辈。

然而他并不想要全联盟都替他操心终身大事这种结果。

连自家人也开始操心,最近叶秋老给他打电话:

“哥,妈生病了。”

又是这一套。

叶修正想回话,却听那边又道:

“你啥时候带个人回来照顾咱妈呗,心细会照顾人那种。”

叶修果断挂了电话,面无表情的将叶秋拉黑。

顺便点了根烟,认真思索着他的人生大事。

半晌,拨通了电话。

“喂——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王杰希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,嗯,还有十五分钟就到点儿了。

昨儿,叶修突然给他打了个电话:“喂,大眼儿啊,咱明儿中午12点到XX餐馆儿聚一下儿呗。”

王杰希眯了眯他那大小不一的眼睛。说实话吧,他觊觎叶修很久了。既然叶修亲自送上门,他当然是……恭敬不如从命了。

那厢叶修正慢悠悠往约定地点晃,冷不丁打了个喷嚏,心想:“该不会是那王大眼儿在背后说我坏话呢吧。”

……说对了一半儿。

叶修想起昨儿给王杰希打的电话,顿时愁得点了根烟。

当然绝不是他烟瘾犯了。

自己当时脑子不知抽了哪根筋,阴差阳错就拨给了王杰希,当时想的是:“要实在不行,他俩凑合着过吧。”

莫不是烟抽多了脑子都不好使了?

叶修思索着戒烟的可能性,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餐馆门口。他掐灭了烟,深深吸了口气,推门走了进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叶修坐到王杰希对面,见他已点好了菜,还有不少他喜欢的,不自觉勾了嘴角,挑着眉揶揄道:“可以啊大眼儿,观察我挺仔细啊,连我喜欢吃啥都知道,你是不是喜欢我啊?”

连叶修自己都没察觉,他的手捏紧了衣角。

王杰希闻言一愣,用和叶修同样的揶揄语气答道:“嗯,是啊。”

叶修注意到王杰希语气里的揶揄,低下头,自嘲一笑。

恰好错过王杰希眼里闪过的情绪。

浓烈而炽热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在尴尬的氛围中,两人各怀心思,味如嚼蜡地解决了这顿饭。

终是王杰希先开了口:“要不,我送你回去?”

“不用了,我一大老爷们儿,还有谁能看上我,把我拐走么?”

“……那行吧。”

王杰希与叶修道了别,暗自后悔有没把握住这次机会。

怎么自己一碰上叶修就没辙呢?

那厢叶修却恰巧碰上出来买包子的包子。

“诶,老大!你怎么也在这儿?”包荣兴一只手搭上叶修肩膀。

“倒是你,怎么在这儿?”

“哦哦,我出来买包子给我小弟吃啊!”

“……”

包荣兴毕竟是和黄少天有得一拼的男人,吵得引起了不远处王杰希的注意。

一眼就看见了包荣兴搂在叶修肩上的手。

王杰希皱了皱眉,疾步走过去,一把搂住叶修的腰,拥入自己怀中。

“我找叶修有点事儿。”

不由分说将将人带走。

留包子一个人在风中凌乱。

“说话就说话,瞪我干啥?我还是回去找我小弟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走出一段距离后,叶修挣开王杰希的怀抱。暗自腹诽:“不娶何撩啊王大眼儿。 ”
——嗯?他好像承认了什么?

王杰希盯着叶修看:面色如常,耳朵却红通通的,眼神不断游离,就是不看王杰希。

王杰希这样观察细致入微的人又怎么可能注意不到。

嘴角不自觉上扬。

然而叶修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暴露了,还在死鸭子嘴硬:“王杰希你干什么呀?没事儿我可就先回去了。”

“干你。”

“啥?王杰希你发烧了?”

“叶修……我喜欢你。”

叶修愣住了。半晌,脸红的像只蒸熟了的大闸蟹。

“瞎说什么呀……”

“嗯?要对我说的是这句话么?”

叶修头越垂越低,用微不可闻的音量说道: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——我要发言啦——

ooc极了。但是这样别别扭扭的两人我就是很喜欢啊,所以就随心所欲的一口气写出来啦。(不知道你们观感如何,但是我个人非常过瘾hhh。就算我文笔很差我也很过瘾,就算没人看我也很过瘾。)
还有一篇周叶的《饮鸩止渴》删掉啦,因为突然没有灵感啊。可以说是非常任性了。可能之后会填坑……吧。

所以宝贝儿们我们下次债见啦!
(虽然不知道得是多久以后了hhh)